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六章 天机娇姝 更多>>
 

    风月大陆 第六章 天机娇姝

    时间:2018-06-12 从击杀暗黑骑士团夜歌一行之后的第二天开始,叶天龙同武雄义之间的战争便又继续上演了。果不其然,暗黑骑士团已经正式联合楚越大军,加入到这场旷日持久的混战中。
      然而,由于神殿军团广大将士充分準备,又有大批新装备列装部队,加之天机族少女亲自操刀这些新式武器,因此武雄义率领的楚越大军在一系列的进攻当中,并未讨得半点便宜。当然,由于战法新颖谨慎,叶天龙也未从对方身上获取多少绝对胜利,可以说目前双方僵持在林济城一带。
      这日,双方罢战不出,叶天龙吃过午饭独自转上城头,想看看那门魔导大炮的情况。在前一日的攻防大战之中,该炮真是威力大显,不过就是在最后出了点小毛病,幻云一直忙着修理,他想了解一下进展如何了。
      城头之上,正午的骄阳正是浓烈之际,叶天龙穿着一身的单薄短衫都觉得汗水直冒,但却远远看见幻云冒着太阳穿梭于魔导大炮上下,极其敬业地维修着这个大家伙。
      男人心头不禁掠过一丝疼惜,如此娇俏的少女,暴露在日趋恶毒的太阳下面,任谁看了也会心生怜意,更何况是一向多情的男人。一瞅週遭,突然发现城下便有遮阳伞卖,于是一个腾跃便至小摊贩前,选择了一把印着荷塘戏鱼图案的纸伞,再次匆匆登上城头,轻手轻脚地行至少女身后,悄悄地替她撑起一片阴凉。
      起初,幻云根本没有察觉,直到不自觉转身之际,才赫然发觉法斯特的天龙陛下正静静地替她撑着一把遮阳伞。
      当时幻云简直惊呆了,她伫立原地足足有好几分钟,心里更是咚咚乱跳个不停。不知是错愕、激动、紧张,还是受宠若惊、不知所措,总之,在这一刻,她脑海之中是一片空白,那男人的眼神分明就是曾经在帝都艾司尼亚无忧宫中看他那些夫人的眼神嘛,如此火辣辣地投在自己身上,对于未经世事的她来说可如何是好呀!
      「这么毒的阳光,为何不叫士兵撑个凉棚呢?」叶天龙做了一个请她稍作休息的动作,轻声细语道。
      「啊……陛下,您怎么来了?」幻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排红着俏脸,语无伦次地说道。
      「我来看看我们堂堂的天机研究院长,如何亲力亲为来维修这门大家伙。要不来看一下怎么知道你是如此辛苦的景象呢?」叶天龙既不似君王口气,也不像过去的市井语调,而是以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说道。
      「小女惶恐,这如何敢当呢!」幻云根本不敢抬眼看一下叶天龙,低垂臻首道。
      「有何不敢当的,你跟玉珠、辛西雅她们一样,既然跟我在一起,我岂能厚此薄彼,我对你们都是一样关心。当然,这要看你介不介意了。」叶天龙一个劲地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幻云娇靥之上早已羞红不已了。
      原来幻云刚一听叶天龙提及玉珠她们,便不由想起叶天龙和宁素女她们从卫炮大营回来那夜的事情,当时就令她尴尬不已,此番再度想起,更是娇羞满面,不知所措了。
      那夜得知黑衣人破坏魔导大炮的意图,叶天龙一行匆忙离开林济城,幻云就一直等候他们的消息。直到后来他们平息了事端回到城里,她才算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然而,就在她想找叶天龙他们进一步子解详情,冒冒失失冲到帅府大厅之际,却正好撞上了叶天龙将玉珠和宁素女压在帅椅之上的场景。
      当时帅椅上的三人均是情意缠绵,根本没有注意到天机族少女立在当地不知所措的模样。她呆立当场,面对如此情景竟然再也做不出下一步行动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欲拒还看,尴尬之极!半晌,宁素女回转身才发觉厅中的幻云,娇羞的她立刻示意叶天龙,一发不可收拾的男人哪里顾得这些,毫无顾忌地继续向身下两位娇人发动攻势。大约看到三人云雨半歇,天机族少女才终于活泛开僵直的身子,浑身燥热地跑步离开。
      自那日见过这番景象,幻云这几日脑子里便不时闪现出当时情景。尤其是每天吃饭看到玉珠和宁素女或者叶天龙,她更是难以自制,不自觉就会脸红心跳,脑海中一遍遍闪现当日情景,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然而,每到夜深人静的时侯,她却不由自主地一遍遍回味,虽然自己都觉得害臊无比,然而心中却一直有种强烈的好奇,想知道他们那样到底会是一种怎样滋味!
      如今见叶天龙竟然拿这副看待他那些夫人的眼神看自己,回想起种种情形,她的一颗小心肝砰砰直跳,都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是低着头,手里不停地搓拽着衣襟,眼睛骨碌碌四周乱转,纯粹是毫无目的的紧张掩饰。
      「怎么了,害羞了吗?」叶天龙「观察」了半天,微笑道。
      「陛下……您怎么这样逗小女开心呢?」幻云娇羞更甚,低语之际简直就似一只娇俏的画眉鸟,好不惹人喜爱。
      面对如此倩巧娇姝,叶天龙哪里还忍心继续逗弄下去,于是兀自乾笑一声,变换话题道:「呵呵,怎么样,这家伙修好了吗,还有什么问题?」
      「哦,基本上没问题了,就是在机关上维护一下即可。」幻云长舒一口气,好似刚刚从战场下来,马上换上一副轻鬆的口吻答道。
      「既然这样,就交给他们去做,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叶天龙一指不远处的操炮手道。好似从叶天龙的眼神中看到不容拒绝的意恩,幻云略加思索,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天龙和幻云两人下了城头,缓步朝着帅府方向走去。
      街道上虽说还有不少小商小贩做买卖,然而比起当初林济城的繁华,还是难掩战乱所带来的萧条。
      经过一个居民区的时侯,他们看到有几个小孩在放纸鸢,天真活泼的情景很容易让人忘却这里正在经历一场战争浩劫。二人均忍不住停下脚步饶有兴致地观看起来,然而从民居里出来几位孩子的母亲,一脸紧张地将他们领回家去了。
      临走,一位母亲教育自己的孩子,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怎么能如此大胆跑到街上去玩,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那可该如何是好啊!
      听到这样的话,叶天龙心中就好似被某种东西碰触了一下。作为一个已经抱定问鼎天下的君王,如若不能给自己的子民安定富足的生活,那是比沙场兵败更彻底的失败。放眼当今混乱不堪的天下,他觉得是要加快步伐,早些结束此种混乱的局面了。
      而一旁的幻云身为女子,则感性得多,她轻蹙黛眉道:「陛下,要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战争,该是多么美好的景象啊!」
      叶天龙将目光投向远处,坚定道:「会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二人继续往回行去,一路上竟再没有交谈。
      进了帅府,在经过那座临时充当机要室的偏院之时,叶天龙突然对幻云说道:「哎,让我们去看看那些「宝贝」吧,正好让我这个外行详细了解了解?」
      「是,陛下。」幻云应了一声,跟着叶天龙进到那座小院。
      魔导水晶珠终端处在运行当中,将整个林济城战略要位统统纳入监视当中。还有一些此番第一次使用的先进武器都临时存放在这里,它们基本都是出自天机族少女幻云的创意,叶天龙便兴致盎然地问东问西,让幻云好生享受了一番由此带来的成就感。
      来到后院当中,叶天龙一见那架停放其间的飞行器就来了兴致。
      想起当初在艾司尼亚第一次看到它的情景,此刻好奇的男人不禁有种想要一试的冲动。
      「这样吧,你来教我怎么操控它,好吗?」终于,心急的男人忍不住说道。
      「啊?陛下,这个……」幻云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她实在未曾想像得到叶天龙会提出此中要求。要知道一个从未接触过它的人,是要冒着生命危险才逐渐将其操作要领掌握的,而作为法斯特的皇帝,怎可冒这样的危险呢!
      「怎么了,有困难吗?」叶天龙其实早已看出幻云的顾虑,然而却装作一副不明就里的模样问道。
      「陛下,就只在地上示範一下可以吗?」幻云顿了顿,俏红着脸蛋问道。
      叶天龙歪着脑袋想了想,马上露出一脸灿烂道:「可以,你是师傅嘛,怎么说就怎么做喽!」
      幻云轻轻地点了点头,先将飞行器座舱打开,接着又操弄了一会儿,这才开始对叶天龙一一讲解起来。从準备步骤到安全防护,从操作规程到注意事项,幻云是讲得认真,叶天龙更是听得津津有味。
      由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后世史学家曾将这件事情做了详细研究,因为在《大帝奇事录》中,只记载了这样的文字:帝博览好学,不耻下问,驾飞器于凌空,成万世之韵事!
      待将一切操作规程烂熟于心之后,男人终于暴露出他本来的面目,坏笑着对幻云道:「哈哈,现在我可以驾驶它飞上云霄了吧!」
      幻云甚是紧张,一张小脸顿时为之变色,惊骇道:「陛下万万不可,实飞不比训练啊!」
      叶天龙哪里听她的,照着方才幻云教他的步骤,将飞行器启动了起来。眼见如此,幻云已是无力将他阻拦,在飞行器临飞之际,为保护陛下的安全,她便也跳进了飞行器后舱,万一出现紧急情况,她在或许还可以应付一二。
      「呜……」的一声,飞行器在叶天龙驾驶之下,七扭八拐地从小院中央起飞,在撞坏了屋檐一角之后,总算歪歪斜斜地飞上天去。
      幻云坐在后舱惊出一身冷汗,儘管自己对于飞行器十分熟悉,然而看着一个从未接触过的人操作它,可远比自己出现紧急状况都紧张多了。一双小手紧张地握住护具,同时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前方男人的每一步操作,生怕哪里弄错从这么高的空中坠毁,那可不是好玩的。
      城中许多民众也都发现了不似平常那般顺畅飞行的一只「大鸟」,纷纷指指点点。负责战略了望的卫兵见此情景,急忙回到帅府报告,他们大概是认为一向正常执行空中巡逻任务的飞行器出了故障吧!
      而就像是断线的纸鸢那般在林济城上空乱飞一气的飞行器,终于在叶天龙逐渐熟悉之下慢慢恢复了正常状态。然而,可能是初尝首飞的激动,他竟然驾着其向城外远方飞去,看来是要好生享受一番自由翱翔于天际的快感了,这一刻他就像是一个淘气的孩子。
      这可急坏了心惊胆颤的幻云,虽说现在叶天龙可以勉强驾驶飞行器飞行,然而空中的境况千变万化,对于她这样飞行经验丰富的人都时刻小心翼翼,更何况是大大咧咧的叶天龙,等到真出现问题可就晚了。
      于是,她鼓起勇气道:「陛下,您看您已经亲自驾驶飞行器飞上云霄了,下面的飞行就由我来驾驶吧,您想去哪儿,只管吩咐小女便是了。」
      「这怎么可以,我还没飞够呢!」兴趣正浓的叶天龙哪里听得进此话,一口回绝。
      「陛下,您这样是要置小女于千古罪人吗?」突然,幻云小嘴一瘪,带着委屈问道。
      叶天龙一顿,回头望向娇俏的天机族少女,但见她双眼已满是氤氲之气,朱唇已是高高撅起,大有下一刻便会梨花带雨的架势。
      一向以怜香惜玉自居的男人哪里见得此中情形,心中早已柔情涌动,想想今后依然有的是机会飞行,何苦在如此美妙的时刻惹娇人生气,于是一拍脑袋,讪笑一声道:「好了,我听你的话就是,就由你来驾驶得了,不过如此狭小的空间,如何能够换过来呢?」
      「我可以到前面去,不过陛下要委屈一下往边上靠靠,您要回到后面是错不开的。」幻云稍稍收敛了一下方纔的表情,低声说道。
      「没关係,那你到前面来吧,我往边上挪挪,稍微挤挤。」叶天龙说着,一边保持飞行一边往边上挪了一下。
      幻云身材娇小,从后舱钻到前面不费力气,可是一到前面,两人坐到一起便觉得有些拥挤了。然而为了男人的安全,幻云还是亲自上阵尽力操作着飞行器,起码自己操控之后,心里踏实多了。只是身体的近距离接触,不免让两人心里产生了别样的想法。
      幻云心里儘管有些小鹿乱撞,然而一想身旁男人的安全,她还是极力将注意力集中在驾驶飞行器上。
      而一旁无事的男人则不一样了,当幻云那娇美的身躯紧紧地靠近自己,扑鼻而来的萦萦体香深入心肺,他简直整个骨头都酥了。尤其是一扭头,她那张娇俏的脸庞便近距离映入眼帘,轻呵而出的气息更是依稀可闻,此种景象,试想叶天龙这样的男人如何无动于衷!
      飞行器一路飞行,距离林济城越来越远,可是叶天龙却浑然不觉,全然沉浸在身侧勾起自己兴趣的娇姝身上了。
      幻云也不是丝毫没有感觉,儘管极力不去想那些充斥脑间那日撞见叶天龙与宁素女和玉珠缠绵的景象,然而眼睛余光瞥见身旁的男人那般盯着自己,不但那些景象挥之不去,甚至一颗心愈发强烈地跳动起来,以至于连呼吸都觉得不自然起来,偶尔只能以乾咳来掩饰一下节奏被打乱的气息。
      身为花丛老手的叶天龙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幻云的这些反应呢,这才是天机族少女纯真的反应,如若不是这样,她便不是幻云了。
      眼瞅着少女给自己一副俏巧的侧面,光洁饱满的额头、翘挺悠弧的鼻樑、半含微凸的朱唇,加之那副愈渐潮红的娇靥,心动的男人就想俯身上前去轻轻咬上一口。
      「我能直接唤你幻云吗?」男人终于忍受不住这等气氛,决定发动攻势了。
      「当然,陛下只要喜欢,小女荣幸之至。」幻云不敢看叶天龙的脸庞,眼睛望向前方道。
      「幻云,你觉得凤舞她们如何?」叶天龙心中窃喜,嘴上却一本正经地问道。
      「我不明白陛下是什么意思,不过在我看来,凤舞将军以及倩公主她们都是十分幸福的人,这一点所有法斯特的人民都了解。」幻云操控着飞行器,认真地答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也像她们一样幸福呢?」叶天龙终于问出了这个更加趋近本意的问题。
      「陛下,这……」幻云立刻低下头去,一副不知所措的娇羞模样。
      「幻云,我发觉喜欢上你了,我愿意像对凤舞她们一样来照顾你,你愿意吗?」叶天龙简直是咄咄逼人,一点也不给幻云喘息的机会,紧跟着便是一番赤裸裸的表白,真不愧是久经风月、欲将问鼎天下的大陆第一人,这些事情上面他仍然那般强势!
      「陛下,我……」幻云前番低头还未抬起,此番低得更深了,这让她如何回答是好啊!